鼎创导航,最实用的网址导航

被西安佳韵社恶意起诉应对答辩状,认真对待稳赢!

10-07

鼎创导航 80

西安佳韵社数字媒体娱乐发行股份有限公司就公司所涉域名影视作品《一树桃花开》、《信者无敌》、《真心想让你幸福》、《大秦帝国之崛起》等多部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提出答辩如下:

一、诉讼我公司存在侵权行为无事实基础

公司营业执照及网站备案信息,证明涉案域名是经工信部正规备案,而非影视类网站。根据工信部《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管理办法》第十一、十二条证明非专业类公司没有相关资质无法无法通过影视类备案审核资格,更无法打开网站运营。

二、公证书证实内容不具真实性

公证书明确写明,只证明原件和复印件一致,其原件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证明。原告证据中并未提供任何原件证明,以及视频原介质。其在广电总局未查询到任何备案信息,无法证明其真实版权所有权。

来自北京东方公证书公证员范文明电话录音,范文明是本案涉及的原告公证书公证员,其已经明确说明:该公证书的内容无法保障,建议法院在审理此案时,让原告方提供“授权书原件”

被告为了证明原告的公证书是无法证明内容的真实性,也办理了一个公证书,且被告方办理的公证书全网可查,并做了时间戳证书证据保全,证明的内容与方式与原告方一致,原件和复印件一致,但不对内容的真实性作保障,被告方与原告方的公证书都是有合法的公证处出具,唯一不同的是授权方与被授权方不一致。

答辩人对原告提供的公众书公证的授权书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

三、原告的授权文书不具有真实性,原告并非本案的适格主体。

山东电视台近期关于网络信息传播权侵权报道中看出,授权书可能存在问题,为了获取利润,伪造公章,伪造影视作品授权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请求司法部门介入对原告的授权书原件以及授权的真实性进行立案调查!

从原告提供的签署授权书看出,授权书均是复印件,不是原件,授权书的签署时也没有进行任何的第三方公证程序,授权书页面信息不清晰,授权公章信息不清晰不完善,同时在每一份版权授权合同中也没有清楚体现出版权转让的形式,到底是货币交易、共享、分成还是赠予的形式不得而知,若是货币交易形式,也没有提供任何转让金额和付款证据及对应发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十八条规定:“证据材料为复印件,提供人拒不提供原件或原件线索,没有其他材料可以印证,对方当事人又不予承认的,在诉讼中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答辩人认为授权文书的真实性无法确认。

同时,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形式其著作权。”

无法得知涉案电影的真实版权归属情况,原告也没有提供原始版权归属的证明,在版权权属不清楚的情况下,原告并非本案的适格主体。

四、原告时间戳取证视频缺乏技术严谨性与公信力,不具有法律效力。

某法院公众号变成影视网站!

原告出具《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的是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民营公司,其证明主体、证明效力带有偏向性。这种证据被采纳的前提是双方当事人认可。对比公证书可以明显看出,二者是明显不同的法律文书。可信时间戳是一种理论上可探讨,实践上应予以完善的证据形式,由于存在不确定性,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同时作出认证的人员或者单位均没有提供具有国家认证相对应的资质。

从原告提供的证据得知《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申请人:李素素,通过原告证据,可以清楚看到图片的右上角有2个显示:1、手机网络为WIFI无线网络;2、手机持续充电中,证明手机有连接数据线。在取证过程中使用的是WIFI无线网络连接,在WIFI无线网络环境以及确有数据线连接的情况之下,无法确定取证视频的真实性,根本无法排除网络被劫持后发生虚拟指向的现象,以及数据线连接对视频内容进行篡改的行为,同时该申请人是否就是取证人,申请人与原告以及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三者之间的关系不得而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原告取证的过程中,既没有在公证处的电脑上进行操作,也没有第三方有工作证的公证人员监督,仅凭一家民营公司的《可信时间戳证书》,且证书上没有单位负责人的签名或者盖章,同时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也不具备电子认证服务资格。

原告提供的录制视频并时间戳保存的证据,对于网页取证并未按照时间戳官方提供的方式(操作指引1.0)来取证,并不能真实的反应事实的真实性。原告提供的时间戳视频并不能保证网络的洁净,任何的域名在此环境下都可以被劫持,任何的域名都可以被绑定,任何域名在特殊的环境下均可以播放电影。

我们提供的视频完全和原告提供的视频一模一样的操作步骤录制,录制完成后通过时间戳认证,保全时间戳证书、截图及视频,证明原告未按时间戳取证规则下取证,任何域名都能被篡改,任何域名都能被劫持,任何域名都能播放涉案影片。

北京互联网法院公众号公开发表关于可信时间戳效力的分析,技术调查官协助法官审查可信时间戳取证中,为保证互联网连接真实性检查必须按照操作指引取证,并明确操作步骤,原告取证无法排除在取证前期可通过域名解析破坏及对非真实路由请求访问等常规干预手段以达到对虚假页面访问过程的录制,因其取证手段缺乏技术严谨性与公信力,因此不认可原告证据的真实性,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支持证人作证。证人确有困难不能出庭的,经人民法院许可,可以提交书面证言。不能正确表达意志的人,不能做证。”答辩人要求时间戳证书申请人李素素与北京邦礼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出庭说明真实的取证过程,原告以及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情况。

如不能出庭作证,请求法院发函致时间戳所在公司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确认原告的取证过程中的规范性、真实性、合法性。

综上所述,答辩人并未提供涉案影视作品,未对原告所指作品的著作权构成侵权,没有侵犯其网络作品信息传播权,故无需赔偿任何责任。

在原告授权书真实性不明确、原告并非本案的适格主体不确定、时间戳取证视频缺乏技术严谨性与公信力,并非认定的事实的情况下,原告诉讼请求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的,请求贵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并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由于相关经验及法律知识匮乏,一审结束后,我公司积极搜证,通过网络发现被同样手法起诉的小微企业有上千家,索赔的金额达几十亿(中国裁判文书网均可查询)。经过梳理,整体脉络如下:西安佳韵社通过自己的网络爬虫工具,爬取能搜索到的影视作品的公众号,甚至包括已过期不使用的域名但仍有备案号网站,通过有交易关系的时间戳公司固定证据,对全国数百家公司发起诉讼,诉讼金额少则十几万多达上百万。小微企业法律知识匮乏,如此高额的标的就请不起律师,整日惶恐,寝食难安。这时对方打来和解电话,提出每部作品只需要赔偿一万即可以撤诉,庭前和解。在惶恐之下,很多小微企业选择了和解,西安佳韵社这样就实现了其主要目的。但是小微业主做梦也没有想到,没过了多久,又收到了第二波起诉甚至第三波。换个名字的公司,以同样的手法进行起诉,从西安佳韵社,北京华视聚合传媒有限公司到北京律政,然后是梦马人(北京)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还有环梦互娱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北京传奇时代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现在又出了一个叫润木影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公司正在加入到纷纷效仿队伍中去,这俨然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此类公司都是寻找李素素(原告委托代理人)进行取证,查看。)。在后疫情时代,小微企业举步维艰,国家也在大力支持帮助中小微企业在疫情后复苏。但是西安佳韵社同时诉讼上千家小微企业,以维权之名行碰瓷牟利之实,很多小微企业主欲联合到北京上访,并联名寄送举报材料到有关部门,可见事件的恶劣影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西安佳韵社的做法虽不确定在法律层面是否构成诈骗,但公序良俗已经被其破坏。

2021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被告以原告滥用权利为由请求赔偿合理开支问题的批复》:在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被告提交证据证明原告的起诉构成法律规定的滥用权利损害其合法权益,依法请求原告赔偿其因该诉讼所支付的合理的律师费、交通费、食宿费等开支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也可以另行起诉请求原告赔偿上述合理开支。对此,我公司保留法律诉讼权利。

评论内容: